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系列报道

乐善大富:守住青山绿水 传承文明乡脉

发布时间:2018-12-12    来源:

   温暖的冬阳下,沿着季华北路前行,高低错落的现代商品楼和鳞次栉比的乡村民居融为一体,盛放的异木棉在南方常绿乔木之间更显艳丽。

  从季华大桥底下往北步行约20分钟,就来到了大富村的富竹公园。这里,有亭台楼阁,有小桥流水,更有鸟语花香。老人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说家常,年轻妈妈推着宝宝在竹林间散步,孩子们在儿童健身器材区玩耍,怡然自得的画面,让人心旷神怡。

  大富村位于禅城区张槎街道的西部,以往是被人遗忘的犄角旮旯,经过城市升级、“五好”新农村、美丽文明村居等重点工程的洗礼,如今摇身一变,褪去了脏乱差的环境和低矮旧厂房,换上了守得住青山绿水的俏丽外装。

  在城镇化的进程中,大富依然循着原有的肌理与文化,紧跟张槎从工业大镇走向生态文明城市发展的步伐,实现一年胜过一年的蝶变,而村里向善向美的民风乡风,却一直传承了下来,一年一度的“谭公诞”上,村民踊跃捐款救助辖区困难群众,续写着大富人乐善的淳朴民风与悠悠乡愁,并在“一顿饭”的传承中通达人心。

  环境升级

  地上美化地下净化打造宜居大富

  在禅城区张槎街道,有一座5200万年历史的古火山遗址长期被藏在深闺,直到几年前才被建成森林公园供市民参观欣赏,它就是王借岗。

  王借岗位于大富村地段,岗高约60米,由火山喷发的玄武岩构成,其典型的玄武岩柱状节理在国内尚属少见,具有重要的考古科研价值。在区、街道、村三级的规划与统筹之下,新建好的王借岗森林公园不仅绿树遍岗,环境优美,更因为用火山的喷发和岩浆的流动作为设计灵感,使整体布局凸显曲线形态。

  村民谭暖辉说,他小时候经常到王借岗上摘果子,那时候山路又窄又脏,很容易发生事故,而现在的王借岗焕然一新,不仅环境得到美化,还保留了古火山遗址文化,让市民能深入了解其前世今生。

  环境得到提升的同时,大富村也借着“王借岗”迎来了新的历史发展机遇。禅城南海两区合作总投资4.5亿元的王借岗大桥,将对接南海罗村工贸大道,直通佛山西站。建成后从张槎到佛山西站仅需10分钟。禅城区委书记刘东豪说过,王借岗大桥的开通,将打开禅城的“西大门”,对接佛山西北部以及粤桂黔地区的消费市场。

  与王借岗森林公园这个佛山市创建国家森林城市的重点项目相比,大富村的富竹公园一点也不逊色。

  2014年,张槎街道实行“一村一公园”项目,街道按各村公园项目审核价49%进行奖励,在政府引导、政策红利的帮助下,大富村从猪舍、菜地集中的荒地中,开拓出一片净土,拆除旧物业约3000平方米,共投入1200多万元,成功打造了富竹公园,成为张槎面积最大、投入最多的村级公园。

  公园突出大富村的竹、笋文化,种植了大量观赏性竹子,拥有翠湖、春晓岛、绿筠岛、富竹园、乐竹园、水上喷泉、休闲广场等景观,并配有篮球场、儿童乐园、停车场等配套。每天晚上,很多村民都喜欢在这里休闲、放松、娱乐。

  在村民谭叔的印象里,过去的大富,废弃土地杂乱无章,环境卫生脏乱差,在富竹公园未建之前,附近居民饱受猪舍、河涌臭味的煎熬,时常跑去村委会投诉,那段日子简直“不堪回首”。

  地面美化了,“面子”好看了,大富还注重地下的净化,做好“里子”工程,大写水“文章”。大富村党委书记谭允源介绍,从今年8月开始,大富启动了全村污水管网铺设工程。

  “以前村民都是把生活污水直接排放到附近河涌,导致河涌水质较差。污水管网铺设后几乎覆盖全村所有范围,收集起来的污水将通向东鄱污水厂进行处理。”谭允源表示,治水是一个系统性工程,做好第一步的截污工作后,大富将对村内河涌进行清淤,并提升涌边景观,使得水环境全面提质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大富在上世纪80年代铺设的自来水管已经出现破旧、生锈、漏水、损耗大、水压不足等一系列问题,成为令村民头疼的事情。借助这次水“文章”“撰写”的机遇,大富下决心更换全村自来水管,预计投入1000多万元,更换管径更大、质量更高的自来水管,以圆村民心愿。

  乡风向善

  成立禅城首个村级慈善会弘扬乐善文化

  《管子·版法》有云:“万民乡风,旦暮利之。”乡风是维系中华民族文化基因的重要纽带,是流淌在田野上的故土乡愁。谈到大富,很多人会想到“大富大富,又大又富”的顺口溜。在大富人的眼中,精神上的富有和经济上的富足同样重要。

  大富村“谭仙观”内供奉的“谭公”是一位乐善好施的神仙,多年以来,在谭公精神的影响下,大富村民热心公益,特别是一批有识之士、商人、老板,他们积极捐款、扶贫济困,为大富村慈善事业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。

  早在2011年,大富村就成立了禅城区内第一个村级慈善会,由爱心企业家捐款100多万元设立慈善基金,帮助因病致穷、孤寡老人等困难家庭和弱势群体。

  “成立仪式上,我们对一些书画作品、艺术品进行拍卖,这些企业家们十分踊跃参与,所有收入就成为了慈善会第一批慈善基金。”大富村党委副书记谭国炬表示,慈善会每年都会收到社会各界热心人士捐赠的7~8万元善款,至今帮助过50多个困难群众。

  谭国炬说,有一些村民不太愿意被人知道自己家里有困难,尤其是因病致穷致困的村民。为了及时发现需要帮助的人,大富村在村民进行医保二次报销的时候,认真细看其有没有大额医疗报销,一旦发现就及时跟进,了解情况。困难村民可通过书面的形式向慈善会申请救助,一经审核通过,慈善会将从基金中拨出善款给予帮助。

  除了惠及身边的村民外,大富村还积极参与市、区对口帮扶工作,多次自行组织党员、志愿者到禅城对口帮扶单位清远市、廉江市、凉山州的贫困村、学校进行支援。带着善款和物资跨越千里,传送大爱和温暖。

  热心公益、扶危济困的精神在大富村蔚然成风,离不开广大爱心企业家的支持。70多岁的老企业家谭明矿是大富村慈善会的会长,在外发家致富后他时常关心家乡慈善事业。慈善会成立之际,他慷慨捐赠10万元。此外,在大富小学建设、谭仙观重修等村内重大工程和活动上,他都活跃在慈善捐赠的前线。

  此外,还有谭金江、谭润镜、谭四妹等大批关心村发展和慈善事业的爱心企业家。

  难能可贵的是,热心公益事业的不止是这些爱心企业家,还有大富村上上下下的村民群众。古往今来,农历六月廿六日的谭公诞是村中最热闹的时候,大富谭氏兄弟姐妹延续传统,齐聚谭仙观内,祈福许愿,捐资助困,共聚乡情。

  谭公诞是大富村弘扬与传承乐善精神的重要平台。当天,工作人员在谭仙观门口设置捐款箱,前来的村民纷纷捐赠善款。“没有要求,没有强迫,大家都很自觉很主动。”谭国炬说,捐款数目不在多少,重要的是心意,而每一个捐款人和每一笔捐款都会被即时写下芳名榜上,传达“有捐赠有感恩”的精神。

  谭仙观建于清代道光二十九年(1849),1998年被列为佛山市文物保护单位,至今经历过多次重修。重修后的谭仙观后移了八米,地面升高一米三,解决了低洼积水的问题,里面被毁坏的灰雕处更换了石湾瓦脊。虽然位置、材质发生了变化,但是谭公诞时“行善”的风俗一直没有改变,而当天晚上的“一顿饭”也保留了下来。

  据介绍,谭公诞晚上,大富村宴请村民、周边谭氏兄弟宗亲、海外华侨、港澳乡亲等,烹饪数百围村宴,共庆欢乐,共话发展。晚宴后的文艺晚会,更是把活动推向另一个高潮,由村民和外来人员自编自演的节目轮番上演,展现出大富丰富多彩的精神文化生活。

  无需更多言语,“一顿饭”把对土地的眷恋、对上天的景仰、对团聚的期待,紧密相连。因为在中国文化里,“味道”既起自于饮食,又超越了饮食——通往人心,联通乡情和土地,烙在永久记忆里,无论行路多远都难以忘怀。

  民心凝聚

  建立一级经济体制连片开发谱写发展新篇章

  真正意义上的美丽乡村,是由内而外的美丽。不仅要有让村民“身有所栖”的粉墙黛瓦,更要构筑起村民“心有所寄”的精神家园。大富在建设美丽文明村居的过程中,有别于禅城其他村庄的一个特点是,大规模对村级工业园进行改造升级,不止是生态上进行绿色转变,还从产业上实现高质量发展转变。

  今年7月之前的大富北工业区,两侧分布着大片的低矮旧厂房,斑驳的墙体,坑洼不平的路面,生锈的铁窗,悬挂在半空中的电线,偶尔进出的货车,透露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气息。

  在改革开放初期,大富村顺应经济发展潮流,在这里建成了具有一定规模的“大富制衣城”,占地226亩工业区聚集了300多家小规模的以童服和小五金生产为主的企业,推动了集体经济发展。

  几十年后,家庭作坊式的低效能、粗放型生产模式已不符合发展要求,工业区里在80年代建成的低矮砖混结构厂房,布局结构混乱、基础设施缺失滞后、消防安全隐患大,与日益发展的经济和城市现代化越来越不兼容。昔日极大推动集体经济发展的工业区,导致了大富用地粗放、空间无序的局面。

  2018年,禅城区提出重点挖潜产业发展空间,推进村级工业园提质增效三年行动计划,加速推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区、街道、村合力,把大富北工业区作为禅城的示范点之一进行改造提升。

  大富村委会主任谭启镰介绍,大富北工业区地块土地规划为工业用地。项目目前已经启动,分三期进行建设,将打造成一个符合现代经济发展的、高端的、绿色低碳的主题产业园区。建成后,该工业园区建筑面积约54万平方米,收入将是改造前的五倍之多。

  大富北工业区的改造模式成为了禅城村级工业园改造样本,区长孔海文多次到现场视察并给予肯定。张槎街道党工委书记刘志诚曾说过,这个工业区建成后必将成为禅城乃至全市的标杆项目。

  然而,在改造之前,大富走的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。大富北工业区的推进,离不开背后的体制改革和村民思想统一。

  大富总面积约1.8平方公里,下辖9个村民小组,户籍人口5500多人,外来人口约1.2万余人。长期以来,大富实行经联社+各经济社的二级经济模式。随着社会变化发展,各经济社土地的数量、所处位置及权属、土地配置问题难以调整,导致各经济社经济发展不平衡,历史用地遗留问题日益突出。

  谭启镰表示,9个村民小组各自为政,在涉及土地开发的时候,大家互不相让。单是大富北工业区,权属就涉及村委会和5个村民小组,而各单位所占的土地数量及位置、物业数量及折旧情况都存在差异,如何合作开发,哪部分优先开发,开发期的租金缺口,新物业的租金增额分配等一系列问题摆在眼前,阻碍着大富北工业区升级改造工程的推进。

  经过反复论证,大富村委会在2016年提出推行一级经济体制,村内土地统一规划,村民股份固化,分红每股人人均等。这消息一发布立即引起巨大反响,出现了很多不同的声音,工作难以推进。

  为了做村民思想工作,大富村在9个月内开了50多场会议,逐一剖析传统经济模式的弊端,详细介绍一级经济体制实施后的发展方向和蓝图,用过去、现在、未来的对比激发村民的思想开放。

  2017年1月,大富召开实名投票表决大会,最终以95.64%的高赞成率通过《大富村一级经济实施方案》,开创张槎先河,也创新了禅城村级一级经济的另一种模式。

  一级经济体制的建立,改变了村民的思想,极大地方便了村委会整合分散在各村民小组的土地和物业,全村形成一盘棋,大富北工业区整治提升是大富实行一级经济体制后的首个产业项目。一级经济体制更是成为团结村民思想、促进土地连片开发、推动村集体经济、社会、文化全面发展的润滑剂。

  如今,谭公诞、一级经济体制改革等已经成为流传于大富人之间的美谈;而环境美、生态优、产业强、村民富、乡风好的新农村轮廓在大富逐渐显现。(来源:珠江时报)

(责任编辑:伍俊阳)